内容标题23

  • <tr id='klXOK0'><strong id='klXOK0'></strong><small id='klXOK0'></small><button id='klXOK0'></button><li id='klXOK0'><noscript id='klXOK0'><big id='klXOK0'></big><dt id='klXOK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lXOK0'><option id='klXOK0'><table id='klXOK0'><blockquote id='klXOK0'><tbody id='klXOK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klXOK0'></u><kbd id='klXOK0'><kbd id='klXOK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klXOK0'><strong id='klXOK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klXOK0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klXOK0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klXOK0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klXOK0'><em id='klXOK0'></em><td id='klXOK0'><div id='klXOK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lXOK0'><big id='klXOK0'><big id='klXOK0'></big><legend id='klXOK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klXOK0'><div id='klXOK0'><ins id='klXOK0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klXOK0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klXOK0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klXOK0'><q id='klXOK0'><noscript id='klXOK0'></noscript><dt id='klXOK0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klXOK0'><i id='klXOK0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寓言故事网

                补鞋匠迈尔鲁夫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垃圾分类宣传
                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☆位-内容正文※顶部

                  相传在古埃及开罗城中,住着一个名叫迈←尔鲁夫的补鞋匠。他心地善︾良,循规蹈矩,是个老实巴交▆的本份人,但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他那个奸酸刻薄、凶恶异常的老婆伐特维麦。由于她待人陰险泼辣、寡廉鲜耻、奸懒恶毒,因此,大家就给卐她取了个绰号:“恶癞”。他在外对人奸酸恶毒,在家也不把丈夫迈尔鲁夫当人看,一向骑在他的头上作威作福。一天到晚唠唠叨叨地不停地咒骂。迈Ψ 尔鲁夫太老实了,不管老婆怎样无理取闹,任意打骂他,他都奉行“家丑不◤可外扬”的宗旨,忍气吞声。

                补鞋匠迈尔鲁夫

                  由吧于家境窘迫,迈尔鲁夫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便都花在老婆身上,自己经常挨饿⊙⊙。他老婆却不管这些,只顾自己享受。有一天早上,他老婆突然对他说: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迈尔鲁夫,去给我买些蜜制的糕点回来享受吧。记住!要蜜制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但愿安拉〖帮助,让我顺利地给你买回蜜制的糕点。向安拉发誓①①,现在我手中可是一文钱都没有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安拉帮不帮猛助你,我可不管,反正你必须给我买回蜜制的糕点来,要是你买不回来,那你就等着瞧吧,今晚我非照新婚之夜【那样惩治你不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相信安拉是万能和仁慈的。”迈尔鲁夫回答道,带着不安和抑郁的心情离开了家。他来到清真寺做了晨祷,一个劲○儿地喃喃祈祷:“主啊!求你赏我买到糕点吧,可别让我今↓晚受那泼妇的气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迈尔鲁夫一直守在铺中,指望着替人多补些鞋,以便挣够钱,满足老婆的需求。可大半天过去了,始终没〖有人来补鞋。他越等越觉不安,想着他那母老虎般的老婆,越来越感到可怕。因是迫不及待或者想要寻找别样为他现在连买面饼充饥的钱都没有,要想获得蜜制糕¤点,那不简直是痴心妄想吗?为此他惶恐不安,再没有心绪等下去⌒ ⌒ ,便关锁铺门,漫无目的地沿街走他并没有认为刚才所说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无意间从糕点店前经过,不由自主地呆在那儿,望着那里面摆着的糕点不言■不语,眼眶里含着泪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老板看见他那幅神,问道:“迈尔鲁夫,你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哭泣,能告诉我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知①道的,我那个厉害的老婆今天又给我出了难题了,逼我给她买回蜜制ㄨ的奶油糕点,可是今天我在铺中等了大半天,一件活计也没接到,连买面饼充饥的钱都没有赚到,怎能满足老婆那贪得无厌的欲望。说来可怜,唉!看来我♂今晚又得遭罪了,因此我很害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老板听了迈尔鲁夫的话,笑了笑,说道:“这有何难,你打算买几斤糕点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五斤就足够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老板给他称了五斤糕点,说道:“奶※油我都有,就是没有蜂蜜,不过ぷ我这儿有蔗糖,可不比蜜差啊。你就让她将就着没想到他又回淮城来了吃,行不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那你就给我蔗糖吧。”向人家赊购,他怎好意思过于苛求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老板用奶油煎了】糕点,再浇上蔗糖,将制成的糕点递给他,接着问道:“还 需要面饼和乳酪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能给我的话,当然感激不々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老板将两块钱的面饼、五角钱的乳酪,连同五块钱的糕点一起递给他,说道:“迈尔鲁夫,你共欠我七块五角钱。拿去吧,好好侍奉你老婆!这儿还 剩五角钱,你拿去洗个澡吧。等几天,你有活计做,赚了钱,手头宽裕■时再还 我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谢过老板,带着糕点、面饼、乳酪,神气活现地边走边自语:“赞美你,真主!你是多么仁慈啊!”不知不觉间,他□已回到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老婆见他回来,问道:“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感谢安拉,我为你买回来了。”他回答着,把食物一古脑儿放在老婆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瞥他了一眼,见是糖制的,便怒气冲冲地说道:“我□ 不是嘱咐你给我买蜜制的吗?你胆敢违背我的话,居然给我买蔗糖攻击糕点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不是买的,是向人家赊来的。”他委屈地回答老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废话!你知道我从来不吃非蜜◣制的糕点。”她大发雷霆,给了丈夫一个耳光,“快去,你这个坏种!今天要不给我买回来我想吃的糕点,看我不剥了你的皮。”她连说带打,拳头雨点般落在迈尔鲁夫的腮帮上,终于打落他的一▲个牙齿,鲜血一直淌到胸膛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由于过分恼恨,迈尔鲁夫不痛不痒地碰了他老婆的头一下,这下子她便撒泼、耍无『赖起来。她一把揪住丈夫的胡须不放,哭哭啼啼地大声呼喊吵闹。街坊邻居闻声跑到她家里,劝她放手,解了迈尔鲁夫的围。大家一他当然不知道小阳子是谁致指责她,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过去我们都是吃糖制的糕点!你对可怜的迈尔鲁夫怎能这样粗暴无礼呢?这是你▓的不对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邻居们苦口婆心,不厌其烦地好言规劝她,替她夫妇解决纠纷,可是邻居们刚告辞归去,她便故态复发▼▼,装腔作势,赌咒发誓地不肯吃糕点,而迈尔鲁夫早就饥肠辘辘,饿得肚里直冒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她既然发誓不吃,那我来吃吧。”他心想,于是不客气地拿起糕点,大嚼特嚼,香甜地吃了起来。老婆望着他㊣㊣,感到痛恨,恶毒地咒道: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吃吧!但愿你吞下毒药,毁掉你的肠胃,那我才高兴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胡说些什么?”他边吃边◥笑着说,“你发誓不吃这个,那就让我吃嘛。安拉是仁慈的!这样吧,明天我一定给你买到蜜制的糕点,让你一个人享受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迈尔鲁夫始终好言安慰老婆,一再╳表示屈服,但她却以怨报德,唠唠叨叨,喋喋不休地毒言咒骂。第二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拥有这么一个瑰宝天清晨,她不问青红皂白,卷起衣袖,又要动手打他。迈尔∩鲁夫畏怯地好言劝阻,说道: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别打,待我给你另买一份蜜制的糕点,来满足你的心愿吧。”他边说边夺门而出,奔到清真寺中,做了晨祷,然后去铺里工◤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刚坐下不久,法官的两个差役就光临他的店铺,对他说道:“起来!随我们见法官★去,你老婆把你告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无可奈何地暗骂道:“愿安拉惩罚她!”随即起身与差役来到了法院,只见他老婆包着▽手肘,脸上染着斑斑血迹,哭哭啼啼地站在法身形官面前不停地说着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法官一见迈尔鲁夫,便带着生气的口吻道:“你是怎样︻做男人的,随便欺负妻子,打伤她的手肘,打掉她∑的牙齿。你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,难道不怕安拉惩罚你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要是真的欺负了她,打落了她的牙齿,那就△请老爷按安拉的意志随便惩处我好了。实际情况是这样的……”她把发生纠葛的原委,从头到尾详细叙述了一便,道:“幸亏当时有许多街坊邻居在场,他们能替我作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法●官总算还 是有正义感的好人。为●了息事宁人,他慷慨解囊,拿出四分之一枚金币,赏给迈尔鲁夫,并嘱咐道:“拿去给你的妻子买些蜜制的糕点吧,但愿你们夫妻能和好发如初,彼此互敬互@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标签:

                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☆位-内容正文底部
                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    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    验证码: